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家具供求网 » 正文

为了女儿 已离婚的我们演了8年正常夫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18:21:42  

  他向我摊牌,他有了外遇

  1985年是忙碌又喜庆的一年,大江的妹妹结了婚,弟弟也考上了大学。也是在1985年,我们的女儿出生了,她是我和大江的心肝宝贝,我们总是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。

  不过,那时候大江升了职,工作变得特别忙。家里看不到他忙碌的身影,我们也吃不到他的拿手好菜。我辞去了班主任的职务,只负责代课,大部分时间都留给了女儿,看着她哭、看着她笑,我觉得从未有过的满足。

  怎么说呢?大江那时还是对我们很好的,虽然忙,但是一有空就回家陪女儿,陪她做作业、去公园。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和大江分道扬镳。

  可是,事情还是发生了。发生的时候我并不知道,等我知道的时候,那个女的已经怀孕了,那是2000年,我的女儿也才15岁,正在准备中考。大江说他本来没打算离婚,可是那女的检查了,是个男孩儿,他犹豫了。

  这件事情是大江找我摊牌的。那天晚上,女儿上夜自习,就我们两个在家。吃完晚饭,他说要跟我谈谈。我说,你说吧,我听着,还要给女儿炖汤呢。他表情沉重,还是说要谈谈。我马上意识到不对劲儿,就出了厨房。

  可是,我怎么也想不到,他会告诉我别的女人怀了他的儿子,而且他想要这个孩子。我刚听了个开头,就把他推出了房间,我说我不要听。他就在外面捶门,说对不起我,说他自己也没意识到事情会这么严重。

  那天,女儿回到家,他跟女儿说我不舒服,不让她打扰我。后来无论我们怎么闹,有一件事儿,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,就是不能伤害女儿。

  那天,我躲在房里想了整整一夜。我在想,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心的?我一点一点想。突然,我就想到了任佳——他们单位的一个同事。大江曾经跟我提过好几次,说这个女人不简单,小小年纪,左右逢源,同事们都很喜欢她。

  第二天,我早早起来给女儿做了早饭,和她一起去了学校。其间,大江不停地给我打电话,我都没有接。其实,我特别想质问他,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母女俩?可是,我又像鸵鸟一样不敢面对。

  为了女儿,我不愿离婚

  终究,大江还是硬拉着我说完了他跟任佳的故事。可能是怕我生气,他省去了很多细节,用了最简单的语言把那样一段众叛亲离的故事讲了出来。大江先是被她吸引,后来又做了错事,其间他无数次想要了断,可是心软的他又一次次犯了错误。直到2000年,她怀孕了,而且是儿子,他不得不面对了。

  我问他打算怎么办?他说,他想要这个儿子,可是任佳不愿意委屈,要做他的妻子。“也就是说,你打算跟我离婚?”我继续问。大江挣扎了一下:“你是知道的,我妈一直想要个孙子传宗接代……”我站起来给了大江一巴掌:“不可能!”

  是的,不可能,大江我可以不要,但我不能让女儿生活在单亲家庭。我是搞教育的,单亲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我最清楚。何况,女儿正准备中考,我不可能让女儿分心。

  这就是我给大江的答案,他怎么样,我不管,我只要女儿好。还有一点我说得很明白,无论他做什么,不能让别人发现,更不能让女儿发现,不然的话,我可就没这么好商量了!大江知道自己理亏,我这样说,他也没有反驳。

  那个夏天,我拼命让自己忙碌起来,每天陪女儿复习,照顾她的起居生活。

  那个夏天,我跟大江分床睡了。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我都已经不能接受这个男人了。我们还在一个房间,我睡床上,他在地上打地铺。

  那个夏天,大江很多时候都不在家。我知道他去干什么了。大部分时候,我都忍着,有时忍无可忍的时候,我就跟他吵架。我哭得撕心裂肺,我吼他、打他、审问他……这些他都默默忍受了,他也哭,哭得特别伤心。他说,如果早知道是今天这样的结果,他不会跟任佳开始的,可是都已经这样了,孩子是无辜的。

  那个夏天,女儿不负众望,考上了重点高中。大江带着她去云南旅游。这次旅游我和女儿期待了很久,讨论过很多次,可最后我说工作忙,没有一起去。看着女儿失望的眼神,我心里一阵阵痛。他们旅游了一周,那一周我在家里几乎没怎么吃饭。

  空荡荡的家,让我害怕

  2000年的冬天,任佳生了,是个男孩儿。大江变得忙碌起来,待在家里的时间更少了,但是他每天都会回来,在女儿面前晃悠晃悠,装装样子。

  本来,我打算就这样过了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权当为了女儿。可是,任佳不同意,她给大江下了最后通牒。她说,如果大江再不跟我离婚,她就把孩子送人,送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。

  大江找我商量,还是说要离婚。我不同意,这也太欺负人了,她有孩子,我也有,她的孩子要父亲,我的孩子就不要了吗?我已经把老公让给她了,离婚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让步的。

  可是,我再怎么想也想不到,任佳竟然失踪了,连带着他们的儿子也不见了。那些日子,大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到处找,到处打听,人瘦了一大圈。好在,任佳找到了,她跑到了广州的同学那儿,可是,回来的条件还是让我们离婚。

  任佳太聪明了,她知道大江的弱点是心肠软,又想要儿子。我真的没有办法了,大江已经完全被她控制住了。他竟然告诉我,如果我不答应,他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跟着任佳一起走了。

  一起走?这让女儿怎么接受?大江说他也不愿意这样,实在是没有办法。那些日子,我躺在床上,夜不能寐。

  后来,大江又提出了一个方案:我们办离婚手续,但不公开,他也保证不让女儿知道,而且房子和大部分的存款都给我。为了给女儿一个看似完整的家,这次我同意了。

  2002年年底,我们悄悄地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。任佳被接了回来,我和大江开始演戏给女儿看。大江还是和从前一样,每天回家,在女儿面前晃悠,暑假带着我们一起去旅游。过年,我们还是回大江的家,因为怕走漏风声,我们离婚的事连亲戚也没告诉。

  就这样,我们一直过到今天。这几年,女儿顺利地考上了大学,又参加了工作,还谈了男朋友。但是,她一直都不知道我跟她爸爸已经离了婚。女儿上大学那几年,大江几乎都陪在任佳的身边。等到女儿放假回来,我们就接着演戏。

  这些年,我们都已经习惯了。可是,去年女儿结婚了,正式离开了我的怀抱。我们似乎没有再演戏的必要了。我的心突然变得特别空。以前,就算是演戏也好,能时常看到大江,我心里觉得我们还是一家。可是,现在,女儿走了,大江也不回来了,我觉得家里空荡荡的,特别冷清。

  还有,我们该什么时候告诉女儿我们离婚的事儿呢。她现在已经大了,应该可以接受了,可是拖了这么久,我们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如果这样一直瞒下去,我该怎么办呢?一直这样一个人吗?

  我心里真的特别乱,理不出一点头绪。

  编后:

  文娟的故事让人又一次感到母亲的伟大。为了女儿,老公可以拱手让人,婚姻可以表演,自己的幸福可以弃之不顾……可是,够了,文娟已经做得够多了。女儿已经找到幸福了,当母亲的是时候为自己考虑考虑了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